梧州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血液银行:可行不可行?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0:12:59 编辑:笔名

近日,福建省一名5岁女童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事件,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。随后,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布了调查结果,称该女童因在手术过程中输注“窗口期”血液而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极大。

所谓“窗口期”,是指当病毒进入人体后,需要经过一段时间,血液才会产生该病毒抗体,才能被检测出来,传染病毒到可以检测出来的最短时间就被称为“窗口期”,这是人类所有输血治疗依靠现有的检验手段无法规避的风险。

就在异体输血风险引起人们关注的同时,《重庆晚报》报道称,位于重庆市的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(以下简称“西南医院”)正在打造一家“血液银行”。如同将钱存进银行一样,公众也可在体质健康时抽取一定血液储存在医院中,以备自己日后不时之需。

“血液银行”的建立能否有效规避异体输血带来的风险?长时间储存的血液质量是否能够得到保证?健康储血的花费又是如何?这些问题一时间成为了人们讨论的焦点。

健康储血以备后用

作为西南医院正在开展的一项健康储血项目,“血液银行”是指公众在身体非常健康的情况下,可以到医院将自己的血液或血液成分采集起来,通过技术手段保存,当本人有急需时,再输回给自己。西南医院血液科主任蒋天伦介绍说,这种方式不仅可以避免血源紧缺问题,还能减少输血过程中的风险。

具体来说,在进行健康储血之前,医院会先对储血者进行一个检查,确保其体重在45公斤以上,采血期间身体没有病毒感染、肿瘤、疾病等健康问题。如果目前身体不适合存储血液,医院会告知另外安排时间。如符合储存条件,医院会为储血者采集血液,并签订《健康储血服务合同》。然后,医院会给每袋血液贴上独特的条形码、编号等信息,以便区分不同人的血袋,随后入库。当储血者发生健康意外时,“血液银行”则会及时将储存血液送到就诊医院。如果中途有其他用途,也可来医院提取。

据蒋天伦介绍,该健康储血目前已经开放预约,预计今年3月公众就可以到医院来正式采血储存。健康储血最长保存期限为10年,每次采血量400毫升,采血一次收费1.5万~2万元左右。

对于采血费用,蒋天伦说,因为存储血液成本非常高,需要购买专门设备保存,保存时间很长,也需要较大电力支撑。血液保存温度需要恒温-80℃,以确保血液在10年内不会坏掉。加上管理成本,医院没什么钱赚。

理论和技术上可行

对于“血液银行”这样一个新鲜事物,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、国家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,在“血液银行”中储存健康血液以备不时之需从理论上说是可以的。

据韩忠朝介绍,一般来说,单纯的细胞保管,需要放置在小管里,保存在-196℃的液氮中,让其“冬眠”。血液体积相对较大,可以放置在-80℃的环境中冻存,可以保存较长时间。对于如果只需要保存一段时间就用掉的血液,可以加保存剂放置在2℃~6℃的环境下保存。

对于血液冻存,北京协和医院输血科主任白连军也表示,这在技术上是成熟的。“在中国也用了几十年了,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有了这个技术,现在临床上也在使用,主要用于稀有血型的冷冻保存,如俗称熊猫血的Rh阴性血型,等有人需要时再解冻。”

在韩忠朝看来,人在健康的时候存些血液,以后因为做手术或其他特殊情况需要血液时,能够使用自己的血,当然是好的。

“很多传染病是通过血液传染的,有接触传染,也有输血传染。所以,人们在年轻的时候储存一些健康血液或者血细胞,应对以后的需要,是一种很好的补充,也是解决血荒问题的办法之一。”韩忠朝说,“我们当然应该继续宣传和鼓励大家义务献血,但健康的献血者毕竟还是有限的。从医学预防和治疗的需求来讲,在技术上有突破,能够将血液或血细胞保管起来以备急需时用,这应该是可以推荐的行为。”

从更大的层面来考虑,韩忠朝认为,在我国,这种“血液银行”“细胞银行”或“组织银行”实际上是很需要的。“因为中国现在从整体上来说,肝炎、艾滋病和其他病原微生物携带者还是比较多的。还有些特殊血型的人,从外部获得血液也比较困难。”韩忠朝说道,“所以,无论是全血保管、血中的免疫细胞保管、干细胞保管,还是组织器官保管,从科学理论上来讲都是有意义的。主要是具体怎么做,还应该取决于个人和各地的条件和需求。”

还需要进一步探讨

虽然韩忠朝认为,“血液银行”的建立能够起到一些积极作用,但他同时也强调,进行健康储血服务一定要具备几个前提条件。

“首先,进行健康储血服务的机构,处理和冷冻保存血液的技术要合格,而且要保证处理过程中不会有污染、感染等风险。同时,要保证血液解冻以后细胞是活的,这主要看血液冻存和解冻的技术。”韩忠朝说,“另外,还有成本问题,如果健康储血的成本过高,人们可能会更倾向于异体输血。现在血液保存确实也是比较贵的。健康储血项目要推广和使用,至少需要考虑这三个方面的问题。”

在韩忠朝看来,如果这三个条件都能够得到保证,有一支合格的队伍进行规范操作,不会造成污染,而且冻存和解冻的技术很好,健康储血是可以进行的。“公众可能需要去详细了解进行健康储血服务的机构的实际情况,判断其技术水平是否有保证,然后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,多种因素一起衡量,再决定是否应该进行。”

在白连军看来,对于刚刚出现的“血液银行”,公众还需要慎重对待。

“据我所知,对于个人自体血的保存,当前我国各个医院都在做。病人在做手术之前可以先预存一些自己的血液,放置在正常的2℃~6℃环境下保存,而不是深低温的保存,以便自体输血使用。”白连军说道,“人们在健康时抽出血来保存是件很好的事情,但也要考虑到其他一些问题。”

“你不可能保证你就在储存健康血液的地方生病,如果你把健康血液储存在某个地区的医院,如果在距离该地区很远的地方生病就医,那么这个血液要怎么过去?”白连军举例说,“而且,对于个人保存全血的费用标准,现在还不太清楚,国家对此并没有明确规定。现在,只有东方骨髓库的脐带血保存有明确的收费标准。另外,是否还涉及到法律许可的问题?”

“所以,‘血液银行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,好多方面是值得探讨的。而且,国家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来指导到底应当怎样操作。媒体和公众还需要冷静看待。”白连军说。

济南银屑病医院收费高吗
大庆皮肤病医院到底怎么样
济南银屑病医院乘车路线
大庆皮肤病医院技术怎么样
济南银屑病医院价格